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星空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另一个她:天秤座(崩坏篇) >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另一个她:天秤座(崩坏篇)

阅读493|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799

文/Irumi 图/Shutterstock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另一个她:天秤座(崩坏篇)

从公寓窗口望出去,只见一片灰茫茫的雨雾,笼罩整座城市。一阵雷声响起,彷彿大地的低吼,一道闪电在浓厚的云层里闪现蜿蜒的亮光。哗啦的雨声,几乎隔绝其他的声音。

男人双手紧紧地拉着在风中蠢蠢欲动的窗帘,凝视着窗外犹如世界末日一般荒凉的景象。从关不紧的窗户隙缝窜进来的冷风,夹带着雨水清凉的气息,在房间里飘荡。

自从那件事以后,每次下雨他就止不住心底冒出的恐惧,全身爬满鸡皮疙瘩。但记者找上门来后、接到徐云熙的电话后,那一道内心的枷锁就像被钥匙插入咔哧一声解开一般,他再也感觉不到畏惧。

那一个从此转变他一生的晚上,也如现在这般下着狂风暴雨,彷彿上天也知道,在神明眼底里有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凡人,正打算犯下一桩无法被原谅的可怕罪孽。

他曾经想过千百万遍,如果当时有任何一个环节出错,或者在哪一个节骨眼他做了不一样的决定,那件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他是不是就可以像其他人一样,什幺也不知道地快乐地活下去?

那个雨夜后,他变了,彻彻底底地从一个普通的痞子坏男孩,变成一个双手染上鲜血的真正坏人。在那一天之前,他从来没有那幺认真地探讨过「坏人」这个字眼的意义,直到真正成为一个坏人,他才深切感受到这两个字在肩上的沉重。

彷彿清醒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无形的手紧紧掐着脖子、被隐形的荆棘无情鞭打,生不如死。

在那一切发生之前,他最多也不过是个始终乱弃、风流成性的坏男孩。直到那件事情发生后,他才知道在他的骨子里,竟然有这样一颗做得出那些可怕事情的黑暗种子。

真正的坏人,背负着的是罪孽,是怎样也洗不清的血腥,是用多少安眠药也赶不走的梦魇。从此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色彩,再也没有欢笑,再也没有空隙,也没有资格接受爱。

回想当时发生的一切,他想恨徐云熙,他想要把一切过错都怪到她头上。摆脱罪名很容易,洗清罪孽却是不可能的事情;罪孽这种东西一旦染上,就永无翻身之日。

于是他畏惧雨天,他畏惧自己,他畏惧所有和那一个恐怖的雨夜扯上关係的人、事、物。因为他深深明白,是他亲手犯下这个罪行。他自愿成为共犯。他没有推卸责任的藉口。

就算再爱徐云熙,就算再愿意为她付出牺牲,在他心底里,某个最阴暗的角落,他必须承认,他的确有想要伤害那个如今不知生死的女人的念头。而他也付诸了行动。

「轰隆隆!」这次的雷声更响亮了,貌似天空中刚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就连他眼前的窗框也忍不住微微颤抖。他感觉心像块铅一样沉重;闭上双眼,感觉寒风吹到脸上,麻痺他的神经,也冻结他的情感。

该来的还是要面对,他想着。

随着缓缓地吐出一缕寒气,他紧抓着窗帘的手也慢慢鬆开。睁开眼,窗帘再度肆无忌惮地在眼前飘舞,打在他的脸上不痛不痒。他转过身,走到厕所,打开灯,扭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望着镜子里的脸,水滴顺着他脸庞滑落到瘦削的脖子上,一双吓人的黑眼圈挂在眼底,枯黄的头髮如杂草一般,下巴上的鬍渣看得出久未整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正眼看自己。

他摸着自己的脸,感觉到鬍渣微微扎在指头上。自从那件事后,他变了那幺多,彷彿一夜间老了十岁,几乎认不出自己来。

就在这时候,门铃响起,刺耳的「叮咚」声划破满室的风雨声。该来的还是要面对。他深呼吸,拿起挂在墙上的面巾,擦乾脸上的水珠,走向门口。

「喀!」门闩发出声响,他拉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戴着墨镜、穿着红色大外套的高瘦女人,同色系的帽子底下是一头黑色直长髮。那双脚踩着一对深褐色的靴子。

女人根本不必开口,也无需摘下墨镜,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是今天了,他心想道。彷彿冥冥中有什幺已经注定,这就是他要了结一切罪孽、纠纷的一天,而他已预知得到。

「进来吧。」撇开繁琐的问候,他单刀直入地邀请女人走进公寓里。昏暗的公寓里一片漆黑,只有还开着的电视、窗外模糊的光线、厕所的昏黄灯光,让女人能依稀看见房间里的东西。

她还站在门口,一步也没迈出。「杰逊,你不必过这样的生活。」她幽幽的声音传入他耳里,却只让他感到一阵可笑。「谢谢妳的假装关心。」

「进来再说吧。」杰逊轻咳了一声,后退几步,摸索到墙上的开关,打开其中一盏灯,房间顿时亮起来,他忍不住揉揉双眼,才适应光线。

女人这时才迈开脚步,走进杰逊的公寓里,关上门。杰逊撇撇嘴,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请自便。但是我这里只有啤酒,想吃其他什幺的话,就要叫外卖了。」

女人脱下红色大外套,露出外套下的黑色毛衣。并毫不客气地走到杰逊的旁边坐下来。「不必,我今天来只是要跟你釐清一些恩怨。」

杰逊冷笑一声。「没有什幺好釐清的。如果妳害怕被人知道妳做过那样的事,那当初妳就不要去做。别怪我,我已经帮妳帮到底,到底妳还想要怎样?徐云熙。」

「我见到她了。」徐云熙勾起嘴角,一点也不像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内疚。

「见到谁?」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杰逊的心头。

「你的前女友徐云熙啊。」眼前的女人摘下墨镜,那双漂亮的大眼水汪汪,眼神却冰冷得叫人不禁忐忑不安。杰逊一阵哑然,多幺相似的一张脸啊。

见杰逊没有反应,徐云熙又继续说下去:「那个脚踏两船,最后抛弃你的贱女人,徐云熙。那个你亲手推下楼梯的女人,徐云熙。难道你忘记了吗?忘记她被推下楼梯发出的『咯咯咯』身体滚动的声音?忘记她在地窖里像野兽一样咆哮的声音?」

「难道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徐云熙冷冷地说道,杰逊的心又开始揪痛起来,彷彿有人用刀子刺入再用力转几圈一般地痛苦。

「她……她还活着?」也许这是他唯一能感到一丝安慰的事情。

「嗯,她还活着。」徐云熙眨眨眼,像个洋娃娃一样精緻的脸蛋对着他,嘴里却说着残忍的话:「但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觉得她还不如那时候就死去。」

杰逊握紧拳头,窗外一道闪电再次劈开天空。「妳为什幺要来告诉我这些?」他痛苦地问道。

「因为我要你跟我一样痛苦。」她清脆的声音,在他耳里迴荡着。

你可能想看:【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另一个她:天秤座(甜蜜篇)

本文出自《另一个她:星座暗黑爱情-天秤》尖端出版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另一个她:天秤座(崩坏篇)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12星座恐怖情人故事】另一个她:天秤座(崩坏篇)


相关文章


申博在线充值|人像咨询|之美时政|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2278jscom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e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