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星空 >《地球彼端》两河流域文明发展巡礼 >

《地球彼端》两河流域文明发展巡礼

阅读688|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873

@赵麟书(台北信友堂会友)

创世记二章10-15节:「有河从伊甸流出来,滋润那园子,从那裏分为四道:第一道名叫比逊…第二道河名叫基训,…第三道河名叫希底结(底格里斯河)…第四道河就是伯拉河(幼发拉底河)。

耶和华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这四条大河,前两条流经位置无从查考,后两者所经过的区域叫肥沃月弯,世界着名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就由此地产生。去年所参加的东土耳其之旅特别安排经过这两条闻名遐迩的大河。

免于淹没河底的国宝
七月16日,我们一行人先参观迦涧帖沛(Gaziantep)马赛克博物馆,镇馆之宝是创作于西元二世纪的「吉普赛女郎」,其他马赛克的作品大多来自附近泽乌玛城镇。

多年前,土耳其政府利用幼发拉底河的水源兴建比雷吉克(Birecik)水坝时,牺牲这座城镇,任凭它淹没至河底,幸亏有识之士呼吁抢救这些国宝,始能留存在博物馆中。

这座城镇在亚历山大时期就已存在,主前一世纪,罗马人势力已达幼发拉底河沿岸,在此设立军事前哨站,準备过河征伐。由于河面太宽,东进困难,为要解决这项难题,罗马人将小船一艘艘串联在河面上,并在上面铺设木板像是一座浮桥,如此人车能轻易通过,而浮桥原文就叫泽乌玛(Zeugma),后来乾脆将此地取名为泽乌玛。

罗马军团随后进驻于此,过河征伐对岸区域,经过一段时间,河的东岸完全被控制,军人无战可役,加上城市人口日渐增多,商旅频繁,军人们开始动脑筋做起生意,购地建屋大修宅院,以马赛克铺设地板,这就是为什幺此地仍保留如此丰富的马赛克遗址。

在解说过程中,牧师特别提及提摩太后书二章3-4节:「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这两节经文与当时罗马军兵不务正业的背景有关,军人的职责是打仗,而非经营副业被世务缠身。

离开博物馆后车行越过幼发拉底河,来到东岸的一个小镇叫哈尔费帝(Halfeti)準备搭船游河,其实此河已成水坝的一部份,变成一座人工湖。土耳其政府为此陆陆续续投入五百亿美元开发幼发拉底河,沿河兴建廿二座水坝,为要完成国家设定的东南安那托利亚灌溉计画。

这是现代开发中国家惯用的伎俩,举着经济大纛,解决民生问题为优先,却因发展急速,只看眼前的好处,漠视水库兴建所引发的诸多问题,如邻国用水纷争、沿岸古蹟淹没、生态改变、不明疾病增加、地质景观的破坏等等负面影响,一切后果就听天由命。

人类史不断造神的鉴戒
哈尔费帝这段幼发拉底河属上游部份,水量极其丰沛,行船其上,远望悠悠蓝天,近看群山一片。虽然光秃,但靠近河边附近可见一些零星聚落隐藏在绿色植被中。

餐毕接着前往革里贝立石柱群(Gobekli Hill),它是远古时期一座神庙,年代可上溯至一万两千年前,石柱上有各种动物浮雕的造型和工匠雕刻不同的塑像,巧夺天工,至于有人推论这可能是伊甸园的所在地,那就姑且听之。

哈兰是此次旅游的重点之一,距石柱群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所经区块属哈兰高原,因受惠前述水坝灌溉之利,一畦一畦瓜果和玉米田散置路的两旁,使居民生活有所改善。

抵达哈兰,导游告诉我们此地已找不到亚伯拉罕那个时代遗留的任何蛛丝马迹。创世记十一章31节:「他拉带着他儿子亚伯兰和他孙子哈兰的儿子罗得,…要往迦南地去;他们走到哈兰,就住在那裏。」我们只能根据这段经文,揣想亚伯拉罕曾在此地活动过一段时间。

在拜访底格里斯河之前,先参观人头山的尼姆鲁特公园,这个公园位于海拔2150公尺,是一座大陵墓。主前69-31年科玛金国王安提阿一世(Antiochos I of Commagene)在位期间,想用宗教统一国家,搞起个人崇拜,在尼姆鲁特山(Mt. Nemrut)兴建个人陵墓,用碎石堆起50米高的假山,让他的子民膜拜他,最后终归无有,国家也灭亡了,留下这座陵墓,也算让后世有所警惕。

又见陵墓三方向各有一平台,东边平台前方五座雕像,平均高度8-10米,安提阿一世、女神堤喀、宙斯、阿波罗和赫克力斯,很不幸地,他们的人头在一次地震中被震落地下─人手所造的神终究无法自保!

造访方舟停泊的亚拉腊山
下午来到迪亚巴克的古城墙,由黑色花岗岩所建,城墙年代可追溯至罗马时期,但现存部份则是建于拜占庭时的早期年代(A.D.300-500),城墙全长约六公里,登上城楼底格里斯河的两岸风光尽收眼底,牛群在河边悠闲吃草,美景如画。

前方两公里处有一石桥立在河中叫十眼桥,它有十个拱起的门洞支撑桥身,底格里斯河水由桥底流过,水质有些混浊,河面也不够宽敞,气势显然不似幼发拉底河,不过也不能小看它,因为在历史长河中,底格里斯河两岸亦孕育许多伟大文明。

离开凡城后前往亚拉腊山,途经伊夏克帕夏宫殿,这座宫殿于1685年由驻守当地的帕夏将军动工兴建,直到1784年他的孙子伊斯哈克替他完成,祖孙两代共花99年的时间,打造出的宫殿房间有366间,其石材均取自附近山区特有的红色岩石,每根柱石都精雕细琢,内有餐厅、喷水池、三温暖、排水系统等,装饰极其豪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被苏联佔领,目前是土耳其东部最吸引人的旅游胜地之一。

下午我们来到亚拉腊山的山脚下,这座巨大高山有5137公尺高,虽在烈日照射之下,山顶白雪终年不化,在一大片山岚氤氲中时隐时现,使得亚拉腊山更显神秘;经上记载:「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创世记八章4节)

不知方舟是否仍埋藏在那冰雪之中?过去曾有许多探险队去那儿找寻,答案至今成谜,却也让我想起圣经里的另一句话:「…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哥林多后书五章7节)

大河所流经的文化与历史,都只能供后人追忆,但是上帝与亚伯拉罕所立之约,却在全人类的历史中持续成就,我们是得蒙赐福的后裔,也愿将这叫人与神和好的职分,竭力发挥。

相关文章


申博在线充值|人像咨询|之美时政|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菲利宾桌面安装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