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话题风采 >《地图集》之梦:无何有之地 >

《地图集》之梦:无何有之地

阅读446|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331

《地图集》之梦:无何有之地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ue Clark

试读连结

还是渴望例外状态。

《地图集》中有篇标题是「无何有之地」,Utopia,是的,乌托邦,不存在的地方。然而在地图精密仔细的现世,Utopia几乎成了不可能的想望。所有陆块海面都有形体,所有高低起伏都有线条对应。如果打开Google Map,别说地貌,所有街廓店面条列分明,甚至提供照片。认知所需的时间距离被快速压缩。整个世界彷彿活在一片夹心饼乾内。

而其实董启章早早就作了预言,「我们的世代,是一个给各种认识挤迫得再没有可能存在想像空间的世代。在可预见的不久将来,世界上所有以科学方法绘製的地图的总合,将会让你认识到一切可能被认识的地理环境,但你将永远也认识不到的,是桃花源的入口。」

桃花源的入口?

对于自助旅行的人而言,这是一个足以消除大焦虑的时代。网路上的民宿旅店提供各种角度照片,订房只需几个按键。交通路线?Google Map提供路线规划,只要给起讫地名,它贴心给你各种选择。路线明了,但又怕走错路?那就打开街景功能,每天睡前用游标点击移动数次,保证在真正上路前看到无聊。

桃花源的入口?怕是不存在于这段过程中。

《地图集》分成四个部分:理论、城市、街道、符号。无论主题为何,背后都游蕩着香港此地的历史焦虑。一个可以被瓜分纳入许多国家史的地方,某种程度而言也是无何有之地吧。儘管有文字纪录,有地图描绘,无何有之地的历史灵体散落各处,导致一种永恆的、漂浮的、例外状态的存在。所有过往建构都能被轻易取消,所有追求往往一步就是歧路亡羊。明明活了数十年,回望却像一场随时能挥散的闹剧。一切细节都被遥望未来的巨大想望给抹噬。最后只余每一个当下。每一次针尖般的存在。

但还能仰望「香港」两字。「在地图上面,名字往往比图像更具指涉性。我们不能想像一幅没有名字的地图如何指涉一个实存的地方——名字是指涉的唯一保证。可是名字往往亦最具想像的模稜性,它比等高线或植被的绘画更能把一幅又一幅视觉景象在你的眼前展开。」

应该聚集众人的历史进程早已涣散递灭,唯一能从主体向外辐射的便是个人想像。于是在香港人的现实中,每天起床出门都像重新走入Google Map;唯一的桃花源则在对于「香港」两字的想像。那是一种几近独裁的个人乐园,而某些时刻,乐园是现世唯一的参照点。

再进一步说吧。当生活被精细分析掌握到极致,一切都有迹可循,活得规矩或许不是最难的事。我们花了大半辈子成为社会人,但究竟是个完成精细图面的过程。所有起始点早已预留好下笔轨迹。然而灵魂图面还需有灵,不然地名永远只是笔画,图像永远是限制。

毕竟地图再精细,颱风也不见得在拥有确切地名之处登陆。灵魂得靠想像力划过,从此才能真正起伏。不然地图终究是地图。我们沿着平面走向平面,照看所有经纬,错过景深,错过无所有之地,错过太多可能的人生。

于是仍然渴望例外。即便桃花源的存在是为了破灭,也是存活渴求的破灭。

参考篇目:

无何有之地 ─ utopia

相关文章


申博在线充值|人像咨询|之美时政|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开户注册 申博沙龙